為甚麼台韓星「能」而香港「不能」

李怡
李怡

2013年8月31日

新加坡政府推出一些新政,尤其是增加中低收入家庭的購屋津貼,香港有人生出「新加坡能,香港何以不能」的慨嘆。早些時候,台灣只用三個月時間,就促使菲律賓政府就槍殺台灣漁民事件公開道歉兼賠償,香港也有人慨嘆「台灣能,香港何以不能」。至於四小龍之一的韓國的許多「能」而香港不能,則早已超出香港人的想像範圍之外了。

自上世紀七十年代後期四小龍崛起,香港就長期居四小龍之首。不僅是經濟增長,而且在自由、法治、效率、稅制、現代文明程度以及日常生活的方便,香港都不僅是亞洲而且是世界的耀眼之星。那時台灣人就法治質問當局:香港能,台灣何以不能?新加坡反對派就自由質問當局:香港能,新加坡何以不能?許多外地人都喜歡來香港旅遊,也極喜歡在香港居住。1997年香港被中國併吞前有世界各地來港旅遊的熱潮,為了要看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的最後風光,擔心這風光快要消失了。

香港被中國併吞16年,果然風光不再。香港街頭充滿了中國旅客,而歐美遊客則卻步。許多香港人在假日都不去鬧市跟中國人擠,台灣成為香港人的熱門旅遊地點。最新一期的台灣《天下》雜誌,以「為甚麼香港人瘋台灣」為專題,報道香港人去台灣旅遊的人次,從97年的20多萬上升到去年的95萬,今年將突破100萬。香港人不去擠滿中國旅客的阿里山頭,而是去南投清境農場住民宿,他們講起台灣人與香港人的不同:「台灣人給我們的感覺是,不只是為了錢,而是真的希望客人喜歡這堙C」

二三十年前的香港人,也是真的希望外地遊客喜歡香港,但現在接待外地人尤其是中國人的行業,都只是為了錢。也就是說,香港被中國併吞後,香港人本來就不高的歸屬感認同感慢慢消失了。

為甚麼台灣三個月就能使菲律賓道歉賠償,而香港人質事件拖了三年都沒有着落呢?講甚麼香港政府無能、香港無外交權、中共不肯出頭,這些理由都是次要的,最關鍵是台灣即時對菲律賓實施11項經濟制裁,其中包括凍結菲傭入境申請。菲傭每月給家人的匯款是菲國外匯收入的主要來源,民選的菲律賓政府豈能不屈服?若香港也凍結菲傭入境申請,相信菲政府早在事件發生三個月就跪低了,因為香港菲傭遠多於台灣,是菲律賓外匯收入的重要來源。

為甚麼香港不能實施這樣的制裁?因為香港人、社會輿論、立法會議員都沒有這樣提,政府自然也沒有提。因為我們愛惜自己的生活遠多於愛惜我們的社會,愛惜自己多於愛惜同一社群的其他人,根本原因是香港人缺乏對本土的認同感。因此台灣能,香港不能。

為甚麼新加坡能大量增加對中低收入家庭的購屋津貼,而香港不能呢?是因為新加坡要保護投票給執政黨的本地居民,而香港要更照顧投資者及擁有物業者的利益。最新的新加坡官方調查發現,近半數國民寧犧牲經濟增長速度,也要減慢外國移民人口增長。外國移民主要來自中國。也就是說,新加坡多數人愛本土多於愛財。香港人會這樣嗎?

韓國就不用說了。97年亞洲金融風暴,韓國一批維護法律的檢察官,發起「拯救國民經濟運動」,呼籲社會各界把自己所存的金戒指、幸運鑰匙、金幣捐出來,幫助國家度過經濟危機,真的在很短的時間就收集了數量可觀的黃金,對國家轉換成盈餘起了很大作用。香港可以想像會發生這種事嗎?

香港落後了。不是在經濟上落後,而是在對於居住地的歸屬感和凝聚感的落後。這是無法翻身、一蹶不振的落後。中國併吞香港後,中共政權一再強調「一國先於兩制」,中國在政經社三方面對香港全面侵蝕,使香港人原已興起的對香港的歸屬感復趨失落。當居民不把這媟磽菑v家園,就會只顧自己而不能顧及社群和社群的他人。因此台韓星三地「能」的事香港都「不能」。香港民主派近年不斷內訌,關鍵問題就在於中共的「一國先於兩制」的觀念綁架了不少人的思維,使民主派在是否與中共談判、妥協中徘徊,並引來不停分裂與爭拗。「一國」觀念對社會爭取民主力量最大的破壞是:立足本土的歸屬感和凝聚力鬆弛了。

表面看來,香港在四小龍中落後,是因為其他三小龍都有普選。但民主的基礎是人民的歸屬感。缺乏歸屬感而要寄望一個更高權力恩賜民主,這是無根的假民主。因此,近年在香港年輕人中興起的本土意識,是社會民主意識的基礎。本土意識不是排外,而是守護本土,正如我們不能把台韓星一些保護本地的民間呼聲和政府政策稱之為排外一樣。

標舉本土意識,推動一切立足本土的運動,拓展社會歸屬感,才會有真民主和真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