愧對鄧小平先生


梁 家 傑

《明報》 2005 年 3 月 17 日

有關行政長官任期問題,特區政府所持觀點,一直都是選舉只有一種,任期必為五年。律政司長日前會見新聞界,忽然說經與內地法律專家商討後,察覺觀點是錯誤的,並指在董建華辭職後舉行的特首選舉,獲選者只能完成董建華餘下的任期。律政司長之覺今是而昨非,突如其來,全無先兆。作為特區最高級的律政官員,以今天的我推倒昨天的我,兒戲得可以,輕率得令人咋舌,且有點不寒而慄。

香港人也許明白律政司長這般表態,實因別無選擇,只是按中央取態行事。但其所持理據之拙劣,實在令人感到唏噓、無奈和極度不安。

律政司長說中央國家的領導若未能完成任期,其繼任人必定只能做剩餘任期。內地實行的是人民代表大會制,大會五年一屆,負責委任各級官員。在這制度下,沒有官員的任期可以較人民代表大會為長,這是內地政府換屆安排所使然。在香港,《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每任五年,立法會每屆四年,選舉委員會的任期亦非與行政長官或立法會任期共進退者。從整體構思上看,特區政府根本從來沒有像內地政府一樣的換屆安排。律政司長實在比擬不倫,未能自圓其說。

律政司長再說,若現屆選舉委員會可以選出任期五年的新特首,那就會把其意願強加於下一屆選舉委員會頭上。只要大家想想,若董建華辭職非在三月十二日,而是三月十五日,現屆選舉委員會已不能選出新的特首。理由是現屆選舉委員會任期於七月十三日屆滿。其實,每一屆選舉委員會在任時會選多少次特首,並非其主觀意願所能控制。既然選舉委員會任期與特首任期從來不是共進退者,律政司長的論點自然不能成立。

真正的法治,以民為本。法律只為公平、公義、仁愛、和平等崇高理想服務,保障弱勢社群和規管公權行使。法律從來不為政治服務。法治要求法律條文清晰準繩,不容當權者隨其意之所欲而作解釋。這是香港行之有效的法律制度和法治精神的核心價值。香港人都珍而惜之。難道司長還不明白?

這樣的特區領導,香港人看在眼堙A又怎能對《基本法》承諾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寄予厚望?

自從○三年七月一日五十萬香港人上街遊行以來,中央介入香港事務的手法由隱晦漸變赤裸,今次出手的快和狠,更令香港人嘆為觀止。

鄧小平先生設計的「一國兩制」偉大之處,是容許香港固有的制度化政府管治模式和法治精神得以保留,並讓香港人自己當家作主,不再做殖民地的二等公民。若然香港只是由一個英國殖民地變為中國殖民地,特區也只和任何一個內地城市無異,我們將愧對鄧小平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