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儲查理斯嘲諷江匪澤民

2005 年 11 月 14 日

胡匪錦濤剛訪問過英國,英國有報章昨日公開了一份王儲查理斯在1997年親自寫下名為《香港主權移交》的回憶日誌,將中國外交官形容為「令人驚駭的老蠟像」。這份日誌隨時可能引發外交風波,查理斯官邸克拉倫斯宮聲稱有人非法取得日誌,矢言「認真考慮採取法律行動」。

王儲查理斯
王儲查理斯

1997年,查理斯代表英女王出席中國吞併香港的偽慶儀式,表現得甚具風度,但原來暗媢鴾中雓え假q忌。按照王室人員外訪慣例,查理斯回到英國後寫下名為《香港主權移交》的回憶日誌,並分發給約100名親友及朝臣作內部傳閱,尖刻地批評當時江匪澤民發表「樣板」演說,又形容中國官員是「可怕的老蠟像」,並質疑「解放軍腐敗威脅港人」。報道指日誌內容勢令中方不悅,甚至引發外交風波。該份日誌最近由《星期日郵報》獲得並刊登出來。《星期日郵報》表示,王儲從香港回國後,親手筆錄他對中國吞併香港偽慶儀式的所見所感。全長3000字的日誌以「移交香港」(The Handover of Hong Kong)或「中國大打包」(The Great Chinese Takeaway)為題,曾在王儲的辦公室內讓親友及政界要人廣為傳閱,據報看過的人有近100人,當中包括貝理雅和前首相馬卓安。

形容演講為「冗長廢話」, 嘲中方風扇吹國旗保飄揚。

報章形容王儲查理斯的日誌為「極度抵死尖刻的回憶錄」,內容流露他對中方的鄙視。查理斯寫到中國吞併香港的偽慶升旗儀式時形容說:「極盡滑稽可笑的繁文縟節(ridiculous rigmarole)及冗長而荒謬的廢話,十足似蘇維埃式隊列的解放軍,以可怕的蘇共式炫耀(awful Soviet-style display),踏蚚Z步去卸下英國國旗及升起中國國旗,令他覺得很可怕。」他形容中國領導人時寫到:「我演講後,中國國家主席(江匪澤民)從一班可怕的古舊蠟像(appalling old waxworks)中走出來,步向演講台。他發表了類似宣傳式的講話,台下的忠實應聲蟲還懂得在講話中適當的時候拍掌。」查理斯又嘲諷中方特地在場加設大風扇以確保中國旗幟「迷人地飄揚」的舉措。

王儲查理斯在日誌中又說,「解放軍經常參與貪污腐敗的生意勾當,我憂慮低薪的駐港解放軍士兵會脅迫港人,唯有寄望他們(竊據香港的解放軍)真的被禁閉在香港的軍營內」。王儲流露出對中國制度的不滿,擔心香港從英國繼承下來的法治會「狻韝@旦」。王儲聲稱,中方在偽慶儀式安排上幾乎每個細節都要「爭拗」一下﹔另一邊廂,他又聲稱中方曾企圖安排他進入一個房間,要他「恭敬順從」地去拜見江匪澤民,但他堅拒,最後雙方終妥協,讓兩人由不同門口進入房間,在房的正中相會,以保英國尊榮。

大讚彭定康圖挫中國傲氣

報道指出,王儲強調在中國吞併香港的問題上不應「向中國人叩頭」,並完全站在對華強硬者的一邊。王儲在文中稱,在中國吞併香港的過程中令他安慰感動的,是他的好友、前港督彭定康「堅定捍衛民主」,又對彭定康力圖挫損中國傲氣大感暢快,例如他不肯預先讓中方看看他那「令人動容」的演說內容。查理斯又聲稱,當時來港的英國艦隻,至少遭到兩艘中國的電子監聽情報艦隻整日監視。他聲稱﹕「中國的手法行為十足蘇共。難怪區內其他國家都愈益對中國忌憚。」

據知查理斯對於日誌被公開大感憤怒,其發言人炮轟報章稱:「很明顯這個故事的理據是從非法途徑得來,《星期日郵報》清楚知道卻仍然刊登。」

胡匪錦濤訪英 王儲杯葛避見

查理斯每次外訪回國後,都習慣寫日誌,通常這些日誌都會複印50至100份,讓親朋政要閱覽。英國王室成員向來都盡量避免發表太多政見,免影響民選政府外交,故今次《香港主權移交》日誌曝光,確令王室及內閣措手不及,尤其是胡匪錦濤日前才結束官式訪英之旅。

日誌曝光恐影響英中關係

《星期日郵報》表示,王儲發言人證實日誌並非偽冒,但當局懷疑報館非法取得日誌,故正「慎重考慮是否就事件採取法律行動」,並說公開日誌內容有違國家利益。報館則表明,日誌來自「完全合法」的途徑。 日誌內容令人懷疑王儲是故意缺席上周二晚女王和首相貝理雅接待胡匪錦濤的國宴,儘管王儲發言人堅決否認。王儲伉儷是在周三早上結束訪美返抵英國,但據英國傳媒報道,王儲本來可以及時回來出席國宴。最初王儲辦公室人士曾表示,雖然查理斯可在國宴前回國,但因時差關係,王儲要休息,故未必能出席。後來王儲夫婦索性臨時在美國加插了半天行程,到颶風災區新奧爾良訪問,結果他們便「無法」及時回國。 王儲杯葛北京政權頭目到訪已非首次。1999年,王儲便杯葛中國駐英大使館給江匪澤民到訪所搞的盛宴,寧可留在聖詹姆士宮的家中。王儲一向力撐達賴喇嘛,並曾邀他到家作客。



王儲的風趣

陶傑
陶傑

《蘋果日報》 2005年11月16日

王儲查理斯在日誌中記述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主權移交典禮的感受,文采幽默而尖銳 ,指所謂主權移交大典,只是一場「核突的蘇維埃式展覽」(Awful Soviet - Style display), 在一場「荒唐的嚕蘇之間」(During a ridiculous rigmarole),中國軍隊「鵝步」(Goose - step )而升起中國旗,而中國的高官,只是一群「可怕的舊蠟像」(appalling old waxworks)。

查理斯一向很風趣,私下對中國沒有好感,這段文字很好笑,雖然對一個感情極為脆弱、自 以為正在贏得全世界尊重的國家,自然是很大的羞辱,然而更令人感興趣的是查理斯形容中 國的英語風格很老派,像老演員占士美臣那個時代的黑白電影的對白。

Rigmarole這個字很深,既指一大套沒完沒了的官樣文章,也指一大堆上氣不接下氣零碎的 敍述,在查理斯為人刻薄,譯為「繁文褥節」,未足傳神,意思應該是「在一輪九唔搭八的 悶嚕蘇之間」。(按:對不懂廣東話的讀者,也可譯為「既悶又長的胡言亂語。」)

指中國軍隊的陣容是踏籲鵝步的蘇維埃式的展覽,其實也很恰當。當夜的「解放軍」,應該 是海軍部隊,穿一身湖水藍色的戎服,戴籲圓帽,身上不是紅布條就是金星,托籲炮,慢鏡 頭一樣機械式地緩緩操出來,像一排上了簧練,漸漸簧練正在慢下來的玩具,視覺效果相當詭秘。

Awful一字,沒有「可怕」那麼嚴重,廣東話的「核突」最為傳神。至於蘇維埃風格,查理斯也沒說錯,中共本來就是蘇維埃的後裔,中國的前身,叫做「中華蘇維埃政府」,查理斯很客觀嘛。

說江澤民等中國高官像一群「舊蠟像」,也快人快語,富有巴金「說真話」的美德,形容得 相當的準確。英國人是造蠟像的專家,如果去過山頂的杜莎夫人蠟像院,就會發­覺在眾多中 國名人之中,造得最生動、最神似的一具,就是中國的這位英語流利的前國家主席。一來蠟這 種原料,特別能展現許多中國人那張不可參悟(Inscruta­ble)的撲克臉孔,而且李先念、陳雲 、楊尚昆一類中國老革命,七老八十的端坐在主席臺上,人人面前一隻茶杯,鼓掌的步伐一致 ,臉上的僵木表情非哭非笑,都是一樣的一座座泥菩薩。查理斯雖然不是甚麼漢學家,對於中國的觀察,原來有深厚的功力。

王儲的這段日誌,原來在英國政要如貝理雅和馬卓安中間流傳,一定把英國人笑死。不過笑 歸笑,胡錦濤訪問倫敦,英國人還是可以一臉誠懇,附首恭聽:是是是,二十一世紀將會是一個輝煌的中華世紀……然後哄中國人掏腰包付錢買英國貨,就像查理斯笑嘻嘻地與江澤民握手。他們是最好的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