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紅旗討人厭   中國國歌乞人憎

第一章:我為何討厭五星紅旗(三妹)《中國事務》
第二章:中國國歌感動得了誰?(胡恩威)《亞洲週刊》


我為何討厭五星紅旗

三妹《中國事務》 2006年10月12日

我知道單單這個題目就會招來一片罵聲。不過我還要進一步告訴讀者,我討厭這個令人倒胃的五星紅旗不是一天兩天了。自從一九八九年中共的槍聲使我終於警醒後,自從那時我有了我自己的獨立思想後,我就開始討厭這個所謂的國旗了。我討厭它,唾棄它已經整整十六年了。

在此我還要說明的是,我討厭它不僅僅是因為中共鎮壓六四民主運動對學生開槍,我討厭它也不僅僅是因為中共推行一黨專政,殘酷壓制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我討厭它更是出於它的旗面設計所引發的一種視覺感官反應。由於這種感官反應才引發出我為什麼討厭它的思想。

在我看來,五星紅旗的旗面設計所表達的意義並不能代表國家,它不能算作一面國旗,充其量它只能算作一面黨旗。五星紅旗的實際意義是什麼呢?我想我們“在紅旗下長大”的這一代或兩代人都應該非常清楚。

我小時候,老師經常教導我們說:“國旗是革命烈士的鮮血染成。紅色代表革命。一顆大星代表中國共產黨,四顆小星代表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各階級都團結在中國共產黨的周圍,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

三十多年我都沒長自己的腦子想一想,國旗的這個解釋意味著什麼? 它的表面設計又象徵著什麼?

感謝我有警醒的時候,也感謝我曾有二十五年服裝設計的興趣和經驗,使我很能理解顏色,圖案,造型,尺寸大小如何給人造成視覺效果。

首先,五星紅旗的鋪天蓋地滿面旗紅就不是向人展示和平和安定,它向人展示的是暴力流血和革命。而那顆高高在上的大星告示人們,這個暴力的代表是淩駕于一切之上的。那四顆小星星給人的視覺反映是,卑躬屈膝,俯首稱臣。誰是主子,誰是奴才,在這面旗子上表現得再清楚不過了。

在我這個已琢磨它討厭了它十六年的人看來,這面國旗只表現了中共的一黨為尊,一黨專制。它絲毫沒有表現平等自由的普世價值,它也絲毫沒有表現人民至上的民眾思想。

我曾跟我的父親談過我對國旗的反感。他說:“原設計的問題更大呢!原設計讓那顆大星放出數道金光,金光遍射整個旗幟。當時有人從美學上提出不同意見,認為這數道金光不美觀。所以最後去掉了那些金光,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父親又玩笑地補充說:“不管怎麼說,那提意見的人是需要勇氣的。要多大膽兒才能把共產黨的光芒去掉?!”

當我跟我先生說到國旗時,他說:“還有一個政黨像中共這麼無恥的嗎?! 它把自己放在國旗上,淩駕於國家和人民之上,真是無恥之極!這也好,讓全世界都看看,五星紅旗如何真實展現了中共打天下,坐天下,吃天下的農民造反心態和帝王意識。”

我的朋友餐館老闆Bill告訴我他的故事。

一天一群舉著中國小國旗的人到Bill的餐館吃飯。他問他們,“這個國旗代表你了嗎?這面國旗告訴你,你是奴才,你知道嗎?你給我指指你在這面旗子上的哪里?你只要仔細想想,仔細看看這旗,你就不難看出,這面旗只代表共產黨。它不代表咱們中國,它也不代表咱們中國人民。” Bill隨後指著餐館堭噩菄漪國國旗對他們說:“你們看看這美國國旗,她是不是代表整個國家和人民?看看這些星星,這些條條,她不但代表我們,還告訴我們,美國是怎樣獨立的,怎樣成為今天這個有五十個州的國家的。她不但代表我們整個國家和人民,她還展現給我們美國自由獨立,民主建國的光榮歷史。所以她是民主,和平和自由的象徵。” Bill說得那些顧客啞口無言,沒有對詞。當時旁邊一位吃飯的中國女孩在客人意見簿上寫下了:“Bill loves China."

我聽完Bill的故事後,深有感觸地對他說,“Bill,只有像你這樣真正愛國的人才能有這種獨立思想喚起的氣憤和悲哀。”

五星紅旗對我喚起的不是俗套所說的心潮澎湃,而是和Bill一樣的氣憤和悲哀。你說,我能不討厭它嗎?!


中國國歌感動得了誰?

胡恩威《亞洲週刊》 2006年12月8日

香港特區傀儡政權推出中國國歌宣傳片,但難感動香港人,關鍵是田漢的歌詞既無法與時代共鳴,亦不能說服香港人相信九七年中國吞併香港的合法性及正當性,遑論令香港人心甘情願地認同中國入侵者 (Chinese invader)。

香港公民教育委員會在零五年起,推出一系列以中國國歌為主題的電視宣傳片,企圖削弱香港人的香港本土意識和對香港人身分的認同,妄想提升香港人的「中國國家意識和認同」。短片以中國國歌為主題音樂,並配以香港各領域的成功人士的旁白。這種硬銷式的宣傳片能否提升香港人的「大中國意識」?

答案當然難以令人滿意。這種硬銷形式的正面短片不能感動人,不能令香港人產生共鳴,因為這是十分單一的一廂情願。

不能感動人是因為創作人不明白香港人面對中國的矛盾心理。長時期的殖民教育和政治制度,培養了香港人被動和抽離的政治性格,八九「六四」更進一步強化了香港人對中國潛意識的恐懼。九七以後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申辦奧運成功加速了中國的開放,可惜的是香港人對中國近幾年發展的關注也只是著重在經濟增長身上,而忽視了中國其他各方面的發展,因而最佳的「愛國教育」、「認識中國」不應是僅透過這種硬銷短片來進行,而要引發香港人去了解中國的過去,重新認識中國的現代,思考中國的未來,才能真正培養起香港人對中國的認同感情。

於一九三五年由聶耳作曲的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旋律優美動人,由田漢負責填寫的歌詞,原本是《風雲兒女》中插曲的歌詞,電影故事本身就是和中國面對外敵和封建制度有關。這首歌詞曾經在田漢被打為右派期間被廢除,取而代之的是以「毛澤東」為主題的國歌歌詞,重點是對毛匪澤東的個人崇拜及階級鬥爭。這首「革命國歌歌詞」在一九七八年右派平反後被廢除,田漢的歌詞重新被認定為中國國歌的歌詞。

二零零六年的中國已經沒有以前的封建制度,也沒有「外族」入侵的困境,對田漢的歌詞,新時代的中國人難以有所共鳴,歌詞實在與目前中國發展的情況脫節。

九七年中國吞併香港後,香港人當然不可能會認同田漢歌詞中的對抗外敵意識,因為一九九七年香港被中國吞併,中國正是入侵香港的外敵,要教無奈的香港人如何能夠心甘情願地認同入侵者(invader)?

三十多年後的今天,田漢的歌詞又有再修訂之必要,應該以追求正義和平及公義為主題,而不應以外敵入侵為主題。其實回顧中國過去現代化的過程,中國的積弱往往是內部腐敗所引致。中國地大物博,人才輩出,曾經有過極其光輝的時代,領先世界,但這種領先從明朝開始走向下坡,原因並不是來自外敵,而是來自內部精英階層的腐敗。整體社會難以創新,體制不能進步,這也引致中國現代化過程不能以漸變的方式進行,而要透過成本極高的完全革命方式。

這是中國精英階層長期腐敗的代價。每次中國出現動亂,中國人都喜歡把責任推在所謂「外國勢力」身上,而不會認真反思自身,也從不會努力克服自己的缺點。這是「儒家」權術思想的一種展現,權越大、官位越高,就只可以是儒家裡面的「聖人」,而「聖人」只是權力的一種保護色,不是真正相信的「價值」。而儒家的聖人,根本是一種不可能的「非人」。所以虛偽成為假道學,也造就了中國精英無法且不願面對自己錯誤的現象。如此對權術思想的繼承,也成為了國人思想行為腐化的根源。

田漢個人的革命經歷、他所撰寫的國歌歌詞的立與廢,正是道出了近百年中國革命和現代化的悲劇性。目前中國因經濟發展而成為暴發戶,惟其成功也只是建立在一種以「量」和「本」的競爭優勢。如果期待真正提升中國的國力,這一代中國人必須具備勇氣面對中國人的過去、中國人現在的弱點。其實中國人目前最大的「敵人」,不是美國,也不是日本,而是中共政權。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這句話是我們要好好體會,並身體力行的。抽象而不實在的「愛國」口號,已經不合時宜,能夠知道如何理性面對自己的缺點,才能突破。

香港也正面對著同一種困局,就是不太會面對自己的缺點,香港的邊緣化是香港人自己創造出來的。香港近幾年甚囂塵上的自閉八卦文化,就是所謂香港精英自己創造出來的,和中國無關,也和外國勢力無關。香港不能提升為真正的國際大都會,是因為香港不面對自己的缺點,發生不好的事情,總把責任推在別人身上。香港也是香港自己最大的敵人。

胡恩威﹕在香港和倫敦修讀建築,香港牛棚書院創辦人,《E+E》雜誌編輯,香港實驗劇團「進念二十二面體」成員,從事舞台導演、多媒體藝術、空間設計和文化建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