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錫麟一生看不起孫中山

李敖    一九九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晨    

由徐學文之死想到徐錫麟之死

 七月二十二口中央口報一則訃文,引起我多於常人的感慨。訃文中說:先夫徐公學文府君慟於中華民國八十年七月十六日下午十一時四十三分病逝於榮民總醫院,距生於民國前六年農曆五月二十九日,享年八十六歲。妻徐曼麗率子乃強、乃達,女乃錦、淑玲等隨侍在惻親視含殮,遵禮成服。謹擇於民國八十年七月二十五日(星期四)上午八時,假該院懷恩堂設奠家祭,九時公祭,十時二十分追思禮拜,隨即發引,安葬於三芝鄉白沙灣安樂園公墓。……下面列名的,家屬之外,還有一個配上黑框框的孝婿蔣孝文。

 訃文中的死者徐學文,一生長住外國、討了德籍太大,並無名氣。大家稍知道他,乃是他有兩頭大的身分。一頭女婿乃蔣家太孫、一頭父親乃革命先烈。這位革命先烈就是徐錫麟。

徐錫麟一生看不起孫中山

照國民黨黨史會的黨方欽定簡歷:徐錫麟字伯蓀,浙江紹興人。天資穎異,少習天算輿地之學,頗有所成。長成後從事教育,志切光複,間俄侵遼東,憤而加入蔡元培主持之
光復會,與秋瑾密謀革命,期皖浙同時並舉,旋欲入虎穴以得虎子,乃捐貲道員,得之安慶巡 警學堂,藉做革命武力,丁未五月,發難安慶,殺巡撫恩銘,然以眾寡不敵被捕,親筆書就供詞,從容就義。事實上,有兩個重要的簡歷,被國民黨史會有意遮蓋了的:一是徐錫麟一生沒做過國民黨;一是徐錫麟一生看不起孫中山。在他眼中,孫中山是在戰場上撿別人戰利品的,並非真正自已肯犧牲的。他在供詞中有我與孫文宗旨不合之語,就是證明;章太炎自定年譜中說他 志在光複,而鄙逸仙為人,也是證明。

徐錫麟三十五歲死的時候,留下一個一歲多的兒子,就是徐學文。徐學文的女兒,就是徐乃錦。徐錫麟萬萬沒想到:孫中山接收了他鮮血換來的革命成果、孫中山的黨羽蔣介石的 子孫接收了他的子孫。八十六年過去了,徐學文老死了,孫中山、蔣介石、蔣孝文也都化為塵土。由徐學文之死,想到徐錫麟,真懷疑這位先烈烈得是否值得。

徐錫麟口供

我本革命黨大首領,捐道員,到安徽,專為排滿而來。做官本是假的,使人無可防備。滿人虐我漢族,將近三年矣。觀其表面立憲,不過籠絡天下人心,實主中央集權,可以膨脹專制力 量。滿人妄想立憲便不能革命。

殊不知中國人的程度不夠立憲。以我理想,立憲是萬萬做不到的。革命是人人做得到的。若以 中央集權為立憲,越立憲的快,我漢人越死得快,我只拿定革命宗旨,一旦乘機而起,自然漢 人強盛,再圖立憲不遲。我蓄志排滿已十餘年矣,今日始達目的。本擬殺恩銘後,再殺端方, 鐵良,良弼,為漢人報仇,乃竟於殺恩銘後,即被拿獲,實難滿意。我今日之意,僅欲殺恩銘 與毓鍾山耳,恩銘想已擊死,可惜便宜毓鍾山了。此外各員,均系誤傷,惟顧松系漢奸,他說 會辦謀反,所以將他殺死。趙廷爾他要拿我,故我亦欲擊之,惜被走脫耳,爾等言撫台是好官 ,待我甚厚,誠然,但我既以排滿為宗旨,即不能問滿人做官好壞。至於撫台厚我,系屬個人 私恩,我殺撫台乃是排滿公理。此舉本擬緩圖,因撫台近日稽查革命黨甚嚴,他又當面叫我拿 革命黨的首領,恐遭其害,故先為同黨報仇,且要當眾將他打死了。此外文武官吏,不怕不降 順我了。我直下南京,可以勢如破竹,我從此可享大名,此實我最得意之事。爾等再三言我密 友二人,現已一起拿獲,均不肯供出姓名,將來不能與我大名並垂不朽,未免可惜。所論亦是 。但此二人,實有學問,日本均皆知名;以我所聞,在軍械所擊死者,為光復子陳伯平,此實 我之良友;被獲者,或系我友宗漢子,向以別號傳,並無真姓名。若爾等所說已獲之黃復,雖 系淅人,我不認識,眾學生程度太低,無一可用之人,均不知情。爾等殺我好了,兩手兩足斷 了,全身砍碎了均可,不要冤殺學生,是我誘逼他去的。革命黨本多在安慶,實我一人為排滿 事,欲創革命軍,助我者僅光復子,宗漢子二人,不可拖累無辜。我與孫文宗旨不合,他也未 嘗(原文為不配)使我行刺,我自知即死,可拿筆墨,將我宗旨大要,親書數語,使天下後世 ,皆知我名,不勝榮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