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治暴力師承國父孫中山
童清峰   亞洲周刊   2007年6月1日

國民黨把國父孫中山陰魂請到台灣已有62年之久﹐政治暴力因此籠罩臺灣政壇數十年﹐未曾間斷。五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時二十分的五聲槍響震驚全臺﹐一位頭戴安全帽的蒙面男子在光天白日下﹐闖入臺北縣議員吳善九位於新店的服務處行凶﹐槍手向坐在椅子上的吳善九連開五槍﹐吳身中四槍﹐子彈貫穿心肺大量失血死亡﹐整個作案過程不過六十九秒﹐歹徒犯案後下樓騎車逃逸。警方指出﹐這是預謀行凶﹐是僱自境外的職業殺手所為。

四十九歲的吳善九是連任三屆的親民黨議員﹐問政風格犀利﹐好揭弊案。由於好打抱不平﹐揭弊不手軟﹐可能擋人財路惹來殺身禍。警方初步朝協調土地﹑砂石場利益糾紛等方向追查。

政治大學外交系畢業的吳善九從政後﹐即全心投入教育文化領域﹐經營選區的手法自成一格﹐他不像傳統型民意代表﹐勤跑婚喪喜慶活動﹐而是以舉辦各種文化教育活動來與選民接觸﹐包括老歌演唱﹑節日聯歡﹑青少年夏令營等﹐贏得極佳口碑。這種區隔市場 的新穎手法﹐使他在前年縣議員選舉中高票當選連任。吳善九大白天遭槍殺事件﹐讓許多民代心生在槍口下問政的恐懼﹐這股寒蟬效應正在蔓延﹐民進黨立委賴清德指出:「民代問政恐怖時代已經來臨。」

事實上﹐世界民主櫥窗的臺灣﹐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爆發政壇暴力流血事件﹐除了百姓對臺灣治安的敗壞懮心忡忡﹐政壇中人個個更如驚弓之鳥。

臺灣政壇最駭人聽聞﹑歷年來最凶殘的集體槍殺案件當屬劉邦友血案﹐一夜之間奪走八條人命﹐一人重傷。一九九六年時任桃園縣長的劉邦友﹑桃園縣議員莊順興﹑劉邦友的堂弟劉邦明﹑劉邦亮與警衛劉明吉﹑桃園縣衛生局職員張桃妹﹑機要秘書徐春國﹑幫佣劉如梅全部慘遭殺害﹑頭部中槍﹐唯一存活的桃園縣議員鄧文昌也因頭部中槍﹐如今智力退化成小孩一般。本案發生迄今已十一年﹐仍是懸案。

劉邦友當時是國民黨籍的桃園縣長﹐一直是個具爭議的政治人物﹐他的剽悍作風侵犯到不少既得利益者﹐也與諸多團體糾葛不清﹐警方研判行凶動機與廢土工程有關。

林宅血案則是另一樁慘絕人寰的滅門屠殺。一九八零年二月二十八日(二二八事件周年日)中午﹐美麗島事件受難者林義雄(當時仍被拘禁於新店監獄候審)的母親林游阿妹被殺十三刀﹐慘死在臺北市信義路住處地下室樓梯旁﹐林義雄七歲的雙胞胎幼女林亮均﹑林亭均在刀光血影中喪命﹐而長女奐均被刺六刀重傷﹐後經急救脫險﹐林義雄的妻子方素敏則因外出而幸免於難﹐臺灣全島為之驚動。案發後﹐全臺所有治安單位聯合組成專案小組﹐並懸賞新臺幣兩百萬元(約合六萬美元)緝凶﹐唯一生還者林奐均曾表示動手的人是「常來家裡的叔叔」﹐但隨後又改口說「那人長得很像蔣經國」﹐該案至今仍是懸案。

由於當時林宅處於全天候情治單位的監控之下﹐發生此一事件自然有人質疑是情治單位或政府內的極右派策動此一血案﹐合理的懷疑是國民黨當局為壓制反對運動而由情治單位執行的血腥示警手段。

相較於此次吳善九的槍擊事件﹐三一九槍擊案就更耐人尋味。詭異的是﹐槍手並無意置陳水扁於死地﹐不但裝填的子彈火藥威力不足﹐竟能在情治人員層層戒備下﹐在陳水扁車隊行進間﹐近距離朝扁開槍﹐子彈巧妙地劃破他的肚皮﹐剛好掉在他的夾克裡。吊詭的是﹐保護總統不力的相關國安人員事後竟都獲得高升﹐而且如此不願置扁於死地的「凶手」陳義雄﹐西裝筆挺地死在臺南安平﹐至今死因不明﹐警方卻還大剌剌地結案。

更早的七十年代﹐主張臺獨勇士黃文雄利用時為台灣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訪美期間﹐進行刺蔣行動﹐子彈掠過蔣經國頭頂﹐雖然在飯店旋轉門上留下痕跡﹐卻沒打到蔣﹐黃文雄當場被制伏﹐同行的臺獨勇士鄭自才也被打得頭破血流。

現任民進黨立委王幸男也曾利用郵包炸斷時任副總統謝東閔的手臂﹐臺獨義士連串的暗殺行動﹐把臺灣人推翻國民黨政權﹑爭取臺灣獨立建國的壯志豪情提升到頂點。

政治謀殺事件近年來大幅降低﹐但地方首長及民代因與民間利益牽扯復雜﹐遭槍擊事件卻節節高升﹐臺南縣曾創下七年之中連續四名民代遭槍殺身亡的紀錄﹐其他遭槍殺的民意代表還有立委蕭瑞征﹑高雄縣議會議長吳鶴松及臺北市議員陳進棋等﹐都在任內遭到槍擊身亡。警方從這些案件中追查﹐發現案件被害人大多牽扯龐大利益糾葛﹐而江湖道上最忌諱的是擋人財路﹐民代多是地方有頭有臉人物﹐為了獲取利益﹐有的常以質詢之名進行要脅﹐表面上是揭發弊端﹐其實很可能是利益交換。由於每位民代能夠當選﹐後面都有各種利益團體支持﹐為了回報支持﹐輕則關說基層人事﹐重則充當政治掮客﹐介入各種公共工程﹐一旦利益擺不平﹐極易引來殺機。

有民代被殺﹐也有民代殺人﹐幾年前屏東縣議會議長鄭太吉因經營賭場糾紛﹐公然將人槍殺致死﹐喧騰一時﹐而使國民黨黑金結構提早浮出臺面﹐流氓出身的鄭太吉被視為是臺灣黑道漂白的案例。過去十餘年來﹐臺灣的黑道藉著官商勾結﹐早已由昔日的地痞流氓逐漸升級﹐由鄉鎮發展至縣市﹐更由縣市而晉級到國會機構﹐藉選舉參政漂白﹐成了黑道大哥轉型的最佳捷徑。

根據刑事警察局曾發布的資料顯示﹐全臺灣八百五十八位縣市議員中﹐有二十八人被提報流氓﹑二十二人曾暴力犯罪﹑二百三十七人有刑事前科﹐換句話說﹐平均每三個縣市議員就有一個是有黑底的。前法務部長廖正豪不諱言地說﹐臺灣黑道介入政治的情況﹐世界罕見﹐長此以往﹐可能會動搖國本。

國會殿堂一度黑影幢幢﹐前立委廖學廣抨擊立法院的黑道文化﹐他說﹐曾有立委保鑣帶槍到立法院﹐立法院駐警卻不敢搜查。前法務部長廖正豪證實確有此事﹐他告訴亞洲周刊﹐當時他曾對那位囂張的立委提出警告﹐這種槍口下開會的現象才獲得改善。

臺灣立法院的打架文化﹐惡名昭彰﹐早已登上全球各大媒體的版面﹐成為臺灣民主的負面示范。當年為了抗議不必改選的萬年立委﹐現在民進黨臺面上的諸多政治人物﹐包括現任閣揆張俊雄﹑總統參選人謝長廷都曾出手打人﹔立法院最出名的打手﹐就是前無黨籍立委羅福助﹐他曾在立法院闖入教育委員會﹐於眾目睽睽之下出拳教訓國民黨籍女立委李慶安。他拳下受害者有案可稽的立委有十多名﹐包括倒扁總部副總指揮簡錫堦﹑李文忠﹑余政道﹑賴勁麟等。當年以打擊黑道著稱的考試委員蔡式淵說﹐以臺灣黑金猖狂﹐動輒砍殺﹑綁架立委情況看來﹐整治黑道應是政治面的掃黑重於社會面的掃蕩。

政黨以不當手段遂行政治謀殺﹐風行草偃﹐民間也起而效尤﹐形成燎原之勢﹐一發而難以收拾﹐那些幕後的白手套正藉著黑手黨形成新臺灣恐怖分子﹐在這樣充滿殺機的陰影之下﹐臺灣政治何時才能見清麗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