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最偉大的漢奸
文稼    《議報》第340期  2008年

國1937年日本皇軍統帥部的將軍們,再也不像43年前甲午海戰軍界前輩們那樣小心翼翼、畏畏縮縮了,年輕氣盛、氣勢如虹的少壯派軍人甚至喊出了三個月滅亡中國的口號;這份狂妄不可一世的自信既來源於日本皇軍1894年中日甲午海戰對清帝國的大勝,以及1905年日俄戰爭對俄帝國的完勝,更來源於日本軍國主義者長期扶植的漢奸們對清帝國、中華民國卓有成效的政治和軍事顛覆與破壞。

20世紀中國歷史的苦難,正是由於一代又一代的漢奸、帝國主義在中國的代理人,通過勾結日俄獲取武器和資金援助,採取行刺、起義、暴動、革命和內戰等種種手段,徹底把一個居於世界強國之林的民族,推向了任人宰割的積弱國度。

在這一系列的漢奸名單中,名聲最大、臭名最昭著的就是汪精衛,於1939年投身日本懷抱的國民黨副總裁,孫中山的得意弟子;身後最悲涼、駡名千古的也是汪精衛:日軍失敗以後,墳墓被炸毀,骨灰被拋棄。而前後接受日俄援助、暗中幹盡漢奸醜行的孫中山,卻成為偉大的革命先行者,榮享現代中國最大的帝陵中山陵。

國共兩黨前後統治中國、洗腦中國的最大成效之一,就是讓國人忘記了孫中山先生不僅是偉大的革命先行者,更是偉大的漢奸先行者這一歷史事實。細心閱讀孫中山的一生,不管是官方出版物,還是歷史學家(如北京大學歷史學教授楊奎松)的論文,都可以發現孫中山先生義無反顧、不屈不撓、勇為天下先的漢奸先行足跡。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清廷失敗之後,全國陷入了圖強救國的情緒之中,反倒是孫中山卻借清朝自顧不暇之際,於1895年在廣州開展武裝暴動,並為此數次訪問日本駐廣州領事館,請求日本政府為其提供武器援助,以徹底幫助日本從內政上擊敗中國。

從此之後,孫中山借助革命的名義,暗地裏合縱連橫日本各種力量,尤其是那些企圖徹底征服中國的團體甚至軍方,開展對中國的各種武裝顛覆活動。1904年-1905年的日俄戰爭日本獲勝之後,孫中山曾特別致電日本政府稱頌勝利。1905年8月,孫中山在黑龍會(一個意圖征服中國黑龍江流域的日本軍國主義組織)領袖內田良平的牽線協助下,在黑龍會東京總部成立了中國同盟會,正式充當了日本軍國主義者分裂征服中國的代理人。

1911年孫中山得知辛亥革命成功消息後,繞道歐洲回國,首先即電召日本友人在香港接船,然後與大批日本人同船抵滬。1912年1月1日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成立,孫就任臨時大總統,不僅在財政、銀行等方面求助於日本財閥,而且很快就任命了大批日本人,包括極力主張策劃滿蒙獨立的日本浪人頭目內田良平,來做自己的經濟、法律、海軍和政府等各方面的顧問。(本段引自楊奎松論文孫中山與日本關係再研究)

1915年日本乘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對德宣戰為名,出兵強奪了德國在中國的勢力範圍膠東半島及其膠濟鐵路,孫中山當即委派黨務部長居正前往剛被日軍佔據的青島去成立在日軍庇護下的中華革命黨東北軍。為此,孫中山全力疏通日本官方,很快得到了日本佔領軍的支持,獲得了大量的武器彈藥,並任用了大批日本浪人、學生,甚至日本軍人。這支以日軍佔領區為後方的革命軍,一度攻佔了山東昌樂、安邱、高密、益都、昌邑及壽光等縣。只是由於袁世凱很快去世,日本政府改變態度,孫中山才沒有能夠在日本浪人和軍人的直接幫助下,取得更大的發展和戰果。(本段引自楊奎松論文孫中山與日本關係再研究)

1919年五四愛國運動發生之後,孫中山認識到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重要作用,就改變了出賣國家利益換取日本援助的習慣手法,開始使用民族主義作為號召民眾反抗北洋政府的旗幟,並逐漸與日本脫鉤,尋找新的資金援助國家。從此而啟,漢奸立了愛國的牌坊,獨裁立了共和的牌坊。

1923年孫中山終於找到了新的靠山:急於在遠東進行共產革命擴張的蘇俄,為了獲得俄共的金盧布和槍支彈藥,孫中山在《孫文越飛宣言》中,同意俄國軍隊不必立時從外蒙撤退。1924年在俄國的全力幫助下,孫中山改組國民黨為列寧式政黨,組建黨軍,公開宣佈與俄國和共產黨合作,進行了赤裸裸的協助外國勢力干涉中國內政的漢奸行為。

從1895年發動廣州暴動,到1925年去世,孫中山及其眾多漢奸仁人志士,在外國資金武器的支援下,有效的癱瘓了一個老大帝國,在僅僅37年(1912年到1949年)的歲月裏,竟然發生了從清到民國、到黨國、到汪偽、到共和國的幾度變更,內戰、分裂、割據、鎮壓使中華民族飽經苦難、歷經滄桑。

1937年的大日本皇軍,有理由自信心爆棚,因為他們多年來豢養的漢奸們,已經把中國搞得很爛很分裂了,滅亡中國,就等著盧溝橋的槍聲了。

原載《議報》第34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