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黑今白的永恆悲劇


陶傑

2005 年 10 月 17 日

曾蔭權施政報告,一洗董七年來假大空,答應「決心以真誠務實的態度工作,摒棄任何浮誇的承諾,著重實際成果,樹立施政新作風」。

七年以來,親中挺董保皇份子年年吹捧董氏施政報告的甚麼「高科技港」、「中藥中心」是偉大的「藍圖遠景」,今日戳破,原來「藍圖」即是浮誇,「遠景」即是謊言,謹小慎微反是「務實」,「無料到」卻是平穩。類似文化大革命,毛澤東仍然在位時,是「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偉大運動」,毛死鄧回,則即變質成為令「國民經濟陷入崩潰邊緣」的「十年浩劫」。

殖民地時代總督也時時換屆,麥理浩下台,尤德上任;衛奕信下台,彭定康上任,施政報告的基調,字眼詞句並無戲劇性的落差。但回歸八年,香港卻經歷「風景不殊,山河各異」的政治巨變。中國式的施政報告,今是昨非,今黑昔白,充滿「從大亂走向大治」一類的過山車Feel。

毛澤東在生,胡搞亂撞,無人敢批評糾正,連走資派鄧小平也要蟄居江西,給「毛主席」寫檢討,非要等毛澤東自然死亡,鄧小平這個「走資派餘孽」出山,明正言順走修正主義道路,全國才如夢初醒,爭相「向錢看」。 香港「回歸」八年,陳方安生不慎做了劉少奇,曾蔭權成了鄧小平。香港劉少奇淪為亡魂,有待「平反」,香港鄧小平呢,被貶謫為清潔大隊長,溥~嘗膽,終於「恢復名譽」。所謂摒棄浮誇,樹立新風,亦即「撥亂反正」。

最可憐的,是特區的親中老愛國陣營。他們三十年前,經歷過由「擁護敬愛的江青同志,打倒走資派鄧小平」到「打倒四人幫,小平您好」顛黑倒白的大衝擊,思想一度轉不過彎,想不到香港「回歸」,卻要多經歷一次「昨天橫掃港英餘孽,今日協助爵士強政勵治」的精神,二度扭曲,人生苦短,就此浪費在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Attention-Left、Left、Left Right Left」的左右左政治口令之間, 「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眼見民主派北訪居然「坐頭檯」,自己當完了螺絲釘,又為布景板,怎能不發出「只有辱,沒有榮」的抑鬱抗議?

「曾港男」春風滿面,「董浮誇」黯然無聲。民主派漸成新保皇黨,親中愛國反變「亂港勢力」。在一個奴才社會,甚麼是黑,甚麼是白,不知標榜「獨立思考」的甚麼通識教育、公民課程,有沒有Model Ans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