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盛世

陶傑
陶傑

蘋果日報
2005年12月15日

中國有兩億五千萬勞工,每天的工資不足一美元。國際勞工組織的代表向中國抗議,指這樣的工資很可唌C

自從中國加入了世貿,這個世界不一樣了。中國的一美元廉價勞工把全世界都「搶爛市」,因為中國的勞工賣命一天只收一美元,美國中產家庭的聖誕樹越來越便宜了。聖誕樹是中國製造的,買來一棵,擱在客廳的一角,彩球、電燈泡、小手杖,一棵聖誕樹亮晶晶,細看下來,聖誕樹上掛著的,是河南民工的斷臂、髑髏和手指。

不但聖誕樹,洗衣機、多士爐、T恤和褲子,全世界都越來越便宜,因為Made in China,雖然仔細看,洗衣機裡滾動著的是河南民工的血肉,多士爐裡烤炙的是四川民工在不見天日的生產線上的汗水。而把一件成衣穿在身上,那是珠三角的一美元中國勞工的一張血淋淋的人皮。但是這是自由市場經濟。

一個三千年文明古國,願意做奴隸的人們,用他們的血肉,築成全世界的一道消費的長城,而難得他們相信,這是一個民族的盛世。一美元日薪,是對中國人權的殘酷剝削?

問一問香港許多身兼「人大」或「政協」,把工廠設在珠三角,平時把香港人的普選要求視為暴民的一干富商,從番禺的高爾夫球場「打完波」回來,揩抹著汗水,讓秘書接過閣下垂詢的電話,他們會操一口史丹福學來的英文,很愛國地為這個國家的盛世而辯護。「I disagree,」他們會說,然後向你介紹上海新天地他最新投資落成的新酒吧。松花江污染、礦難、汕尾血案,想在二○○五年做一個政治及格的中國人,首先是要學會對十三億中國人無情,然後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產生感情。

在英語中,這叫做所謂的犬儒。鄧小平說過:「不管他相信奴隸主義,只要愛中國,也可以治理香港。」一美元日薪,是奴隸的血酬,但是我相信阿當史密的市場定律,而且,中國人永遠會自己搶爛市,你以為一美元已經很不人道?在工廠外,還有一千個盲流在等著開工,正如「起錶八折」的香港的士司機,給他們八毫,他們也搶著幹。一美元工資,是合理的,只要有人肯幹。

看見這樣的新聞,我剛好在Starbucks喝著一杯熱朱古力。感謝世貿,讓我們有這樣一個比起台北的文人咖啡店絕不矯揉的歐洲環境。擁護中國加入世貿,你不必擔心。你很「愛國」,你會支持「國家」鎮壓汕尾的動亂份子,而且只有在讀到上海的一個研究生把三十隻小貓的眼睛挖出來的消息,你才會感到震撼,哀嘆一聲:牠們何辜,竟降生在這裡,這些可憐的小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