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宿舍集中營嘩變

陶傑
陶傑

《蘋果日報》 2006 年 9 月 7 日

繼特區大學井水犯河水,以金錢搶奪中國「尖子」;特區學者互相炮轟北京大學之學術水準之後,中特關係又出現隱性緊張。科大的「內地尖子」,報稱待遇不人道,要住「板間房」,七十二人共用三大廁所,手洗衣服、屋內晾乾,大為不滿,要向學生會投訴。

特區大學搶中國「尖子」,是特區不對。「內地尖子」(以下簡稱「內尖」)們來了特區,挑肥揀瘦,是內尖們不對;然而一干內尖,又是特區大學用金錢向中國誘拐來的,自尋煩惱,製造分化,破壞和諧。因此始作俑者,還是首先井水犯河水的特區大學校長。

首先,內尖們嫌特區大學宿舍似「集中營」,是否定了中華民族的文化本源。中國文化以儒家為本:「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中國文人十年寒窗,蘇秦懸發錐股,車胤鑿壁偷光。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中國內尖們書還沒讀成,首先追求日式分體冷氣機、法國席夢思的軟枕溫床,不說別的,以中國傳統文化國情而論,先屬數典忘本之舉,理應譴責。

他日求得功名,中國文人晉身皇帝南書房行走、養心殿侍講或頤和園伴馬等高職之時,龍顏賞悅,自然要黃金得黃金,甚麼享受都有。內尖們今日就追求宿舍享受,而不知道中國文人的書從來是苦讀出來的,實為短視之尤。

再者,七十二人共用三個廁所,就叫「不人道」?內尖們大可回中國,問一問他們的爺爺奶奶,剛「解放」時,城堣@座四合院,「黨」一聲令下,搬進來十多戶人,共二三百口,庭院養豬劈柴,廳堂喂雞蹲馬桶的那副「勞動人民翻身作主人」的盛況,就知道今日科大宿舍的廁所,至少有抽水機制,已經十分先進。

不然問一問他們的爸爸媽媽,「文革」年代,在他們的偉大領袖毛主席命令之下,五七幹校,興無滅資,知青插戶,上山下鄉,跟貧下中農的大嬸夜宿,共用一條爬滿蚤子的破被,學習毛選時點一盞油燈淚汪汪的慘狀,今日科大宿舍,因為彭定康「港英」遺下的教育德政,枕溫席暖,由嘉道理勳爵的中電供應的電燈,一百火燈泡,想開多久就開多久。比起今日湖南貴州山區堛漱@群父親在礦井堶閫妖P犧牲遺下的貧童,內尖們來到山明水秀的特區清水灣,說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還有啥好「投訴」?至於房內晾衣,更有何羞恥之處?荷李活巨星湯告魯斯(中國譯湯姆克魯斯)的巨片《職業特工隊第三集》,講湯佬大英雄來到上海,站在大廈天台,背景就是一排掛荅摀礞瑪ヰ煽膠蝚[。此一國情面貌,是中華民族的驕傲和光榮。

由新聞圖片中偷窺所見,內尖們睡碌架床,兩床並列,中以板間相分,衣鞋狼藉,面盆遍地,望之不但像粵語殘片《七擒七縱七色狼》堸知|泉和矮冬瓜們篜劃~偷窺女主角狄娜出浴的那幢唐樓的佈景,比起肥彭巡視九龍灣被送贈老鼠籠的那一片船民臨時鐵皮屋,「衛生條件」優秀得多,內尖們沒到過深水歩的籠屋去參觀過香港赤貧人士如何生活,挑三嫌四,徒令特區納稅人反感。內尖追求美式生活享受,固然是崇洋忘本,有淪為洋奴之憂,但特區大學主動用金錢腐蝕中華民族的內尖精英下一代,把他們驕縱慣壞,本身卻負有主要責任。

內尖投訴,把冤情上網,中國的糞青們知道了,就會在網路聲討特區,指香港六百萬人侮辱「祖國」尊嚴,傷害了十三億人民的感情。民情洶湧之下,也隨時會危及曾特首北上廣東要求粵方嚴打工廠污染、還我西九龍藍天的一片努力苦心,後果不可謂不嚴重。科大內尖宿舍問題之嘩變事件,暴露特區社會深層矛盾,這股歪風,必須嚴肅處理,絕不可等閒視之。

如說香港大學內的衛生條件還不及中國的一般學校,那倒有點匪夷所思。党國的「內地尖子」們可能在沒到香港前把香港的學校宿舍,憧憬成五星酒店的設施了。希望越大,失望越烈,香港科大宿舍集中營嘩變,只是中共政權為控制人口的“一個孩子”政策結出的惡果之一,也是不久前中國各地發生校園暴動的延續,中國人的好戲,還會繼續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