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 奈

陶傑
陶傑

《蘋果日報》 2006 年 11 月 14 日

天 星 碼 頭 搬 遷 , 舊 鐘 樓 拆 掉 , 許 多 人 都 捨 不 得 , 記 者 問 起 心 情 , 說 覺 得 「 很 無 奈 」 。

什 麼 叫 做 「 很 無 奈 」 ? 這 是 弱 者 的 反 應 。 從 沙 士 死 了 三 百 人 , 高 官 不 必 負 責 ; 沒 得 普 選 , 每 一 屆 的 特 首 候 選 人 只 有 一 名 , 到 地 鐵 誤 點 十 五 分 鐘 , 上 班 延 誤 , 事 無 大 小 , 電 台 訪 問 市 民 , 說 「 好 無 奈 」 。

「 覺 得 好 無 奈 囉 , 我 地 E D 小 市 民 , 可 以 做 到 D 咩 唧 」 , 這 是 二 ○ ○ 六 年 許 多 「 危 機 」 的 標 準 Sound-bite , 多 半 是 師 奶 , 抱 著 一 個 嬰 兒 , 另 手 拖 一 個 孩 子 ; 或 者 是 的 士 司 機 , 汽 車 泊 在 馬 路 邊 靜 靜 地 等 客 , 記 者 把 咪 高 風 (microphone) 伸 上 去 , 他 攤 手 , 說 出 這 樣 的 「 民 意 」 。

「 好 無 奈 」 , 是 有 用 的 民 意 嗎 ? 只 是 弱 者 的 心 聲 。 當 你 的 家 被 強 盜 闖 進 來 , 搶 光 了 現 鈔 和 金 條 , 你 家 老 媽 哭 哭 啼 啼 向 強 盜 評 理 , 被 他 打 了 兩 記 耳 光 , 然 後 強 盜 看 見 你 的 妹 妹 長 得 很 標 致 , 就 地 把 她 強 姦 了 , 搶 掠 得 手 , 飽 嚐 獸 慾 , 哈 哈 大 笑 而 去 。 身 為 受 害 人 , 如 果 不 當 時 跟 強 盜 拚 命 , 也 應 該 報 警 , 而 不 是 眼 淚 在 心 流 , 「 覺 得 很 無 奈 」 。

對 於 一 切 不 公 正 的 行 為 , 人 人 都 止 於 「 無 奈 」 , 這 個 世 界 就 會 陷 入 黑 暗 時 代 。 集 體 「 無 奈 」 是 沒 有 用 的 , 只 會 延 續 一 個 民 族 的 痛 苦 和 悲 哀 。 就 像 「 九 一 一 」 當 天 的 UA 七 三 號 , 面 對 恐 怖 分 子 , 機 上 的 一 個 猛 男 一 聲 號 令 : 「 Let’s roll! 」 不 是 眼 巴 巴 看 著 飛 機 墜 下 去 , 即 使 同 歸 於 盡 , 也 先 把 恐 怖 分 子 在 四 十 秒 內 打 得 鼻 青 嘴 巴 腫 , 讓 兇 手 多 受 一 點 痛 苦 。

如 果 如 此 愛 惜 這 幢 「 古 蹟 」 , 只 要 有 十 萬 人 圍 在 舊 鐘 樓 前 面 , 變 成 國 際 新 聞 , 香 港 政 府 是 不 敢 把 舊 鐘 樓 強 行 拆 掉 的 , 因 為 曾 蔭 權 爵 士 要 面 子 , 他 會 讓 政 府 的 高 官 政 敵 先 受 足 了 煎 熬 , 然 後 出 來 當 和 事 佬 , 親 自 宣 布 保 留 舊 鐘 樓 : 「 我 細 細 個 香 港 長 大 , 晌 天 星 搭 船 , 佢 既 鐘 聲 , 時 時 提 醒 個 陣 時 讀 小 學 三 年 級 既 我 , 要 準 時 返 學 , 準 時 交 功 課 。 我 講 過 經 濟 發 展 同 文 化 保 育 並 唔 係 互 相 對 立 , 咁 好 的 鐘 樓 , 點 解 要 拆 左 佢 呢 ? 」 曾 蔭 權 會 在 最 後 一 分 鐘 「 贏 盡 民 意 」 的 。

條 件 是 「 民 意 」 不 只 是 「 無 奈 」 之 簡 單 。 「 無 奈 」 的 意 思 : 就 是 「 你 們 搶 掠 吧 , 我 會 逆 來 順 受 , 我 不 會 反 抗 , 只 會 默 默 在 心 流 淚 , 而 且 拜 託 , 當 你 強 姦 我 的 妹 妹 的 時 候 , 可 不 可 以 戴 上 安 全 套 ? 」

事 後 , 妹 妹 哭 成 了 淚 人 ─ ─ 強 姦 她 的 那 個 賊 仔 , 偏 偏 就 是 沒 有 戴 套 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