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種族之戰

陶傑
陶傑

2013年10月6日  more

港大新校長人選,果然掀起政治風暴,產生種族主義攻擊,指這個英國人不懂中文,不了解中國,對香港的社會撕裂一無所知,所以沒有資格來。

英國人應徵這個職位,而且通過遴選,當初你港大在西方文明國家的報刊登招攬廣告,並無註明要了解中國、懂中文,現在無端端一個糞殼子當頭扣上來,並遭港大自己的醫學系教授破口大罵:「無能、無知、無心」(Incompetent, Ignorant, Heartless),當做一名罪犯來展開中國人的公審。這個英國學者本來不了解中國,只知道有幾家「孔子學院」,他或許以為中國人信奉孔子的仁義禮智、溫良恭儉,現在,對於中國,他了解了。

至於香港的什麼「社會撕裂」,並不是香港大學歷任校長造成的。造成「社會撕裂」的罪魁禍首是香港特區傀儡政權梁班子,中國人自相殘殺,是你自家的事,跟一名英國白人出任的大學校長職務有何關係?當初港大在國際招聘,既沒有講港大校長要幫忙修補「社會撕裂」,如同沒有講明,哪一個港大女生在宿舍失了身,哭着找校長,英國人新校長要負責替她修補處女膜,香港大學堣什磞”滌えy氓德性,發作起來,倒也好笑。

如果港大校長遴選委員會,趕快懸崖勒馬,聽取兩名愛國教員的喝令,中止英國人馬斐森之聘用,改向中國招人,那麼這個馬教授,理應向香港大學提出控告,針對無辜的精神和形象損失,要求巨額賠償。然後在倫敦召開國際記者會,詳述事件始末──因港大當局招聘廣告沒有列明種族、政治、了解中國的條件,無端被中國定位為「三無」學者,中國影響力宏大,人家從此沒得撈了,所有損失,香港大學應該賠償。

至於香港人,也一起吃了記悶棍。因為這位英國人的「夢想」,限於從前工作了十六年的烏干達,正如港大學者指出:香港此一「國際大都會」,原來與烏干達同類。梁特首、林鄭,豈不跟「非洲黑人當家作主」而吃人肉的阿敏(Idi Amin)班子同一等級?這下子,民族的侮辱更甚,凡香港人,更該向港大索償。


港大新校長

2013年10月4日

香港大學聘了一位英國白人學者出任校長,港大校友,內心振奮,有趣的是中方的臉色,明顯陰沉。

中國已在全力批判「英美敵對勢力」操控香港,十多年來,統戰香港的大學校長,已經統得七七八八。但中方似乎沒有想到,大學校長有很快任滿的一日,剛「爭取」得一個,做了港區人大政協,任滿退休,又來一個新的,又要從頭「做工作」,這就浪費許多茅台酒席和時間的成本。

「基本法」的大疏忽,沒有加一條「香港的大學校長必須由中央人民政府實質委任」,開了個漏洞,這對「港大人」都「哪壺不開提哪壺」,從英國請來一個白人校長(英國人,美國人,今日可能是黑人或黃種人,譬如英國有許多印巴裔的恐怖份子,他們也是所謂「英國人」(Briton),點明膚色的事實追求準確,免生誤會,也好),肯定令中國不安:大學的「遴選委員會」堙A「自己人」的票數不夠,暗視這一關,為何沒有把好,肯定有幹部要「自我批評」。

當然,英美的白人,也不是不可以由中國驅使。大從美國的超級「舊電池」基辛格,小如中央台英文台新聞報道員,都是白人。白人看錢份上只要你給得夠多,也會替中國人抬轎,但是白人始終是白人,不可能培養出「作為中國人的民族自豪感」,白人看見長江黃河、萬里長城,最多只應酬一句「It looks great」,不會真正感動的。基辛格可以看錢份上,去重慶坐在「紅歌」大匯演的VIP第一排,眉開眼笑的熱烈的鼓掌,當然, 中國有些唱東方紅穿毛裝的洋人,網絡紅爆,但他們只是芭堤雅布吉那頭背囊遊客,他不是不顧白人的尊嚴,只是取悅一個崇洋的民族賺點旅費──叫基辛格這一級的白人站上台也字正腔圓唱「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牛B而無所不能如薄書記,也做不到。

港大這次公開擁抱英國,由國際的角度,雖然很正常,一來香港大學是百年前英國人為你開辦的,飲水思源,是中國儒家的美德,但愛國輿論,很快就會開罵,這口氣,忍不住的。二來只有英國人做校長,國際市場公信力才足夠,港大品牌效應大為提昇,中華民族親英崇洋,如果我是港大的決策人,我會向中國留學生即刻加三倍學費,來自 中國的申請入學者,比以前更搶崩頭。

英國人做港大校長,香港中產家長也安心,不必再將子女爭送英國寄宿學校,搶着的大學學額了,大家不要慌,「英國」移磡就船,就近在眼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