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鎮壓西藏

胡匪錦濤是技術官僚出身,由於作風低調內斂,仕途平步青雲,因被中共頭目鄧匪小平欽定為隔代接班人,得以晉升中共第四代頭目的地位,外界對胡匪的瞭解一直相當有限,只知他執政十年任內一直被其前任頭目江匪澤民百般控制如同江匪的傀儡。


胡匪錦濤

從黨的經歷來看,一九八九年擔任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時,下令出兵鎮壓西藏,並造成流血衝突,可以說是胡匪政治生涯中最為外界爭議的一段。

一九八八年十月,胡匪從貴州省委書記臨時受命接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同年十二月拉薩發生嚴重騷亂事件,藏人群起示威要求獨立,中共警方開槍鎮壓,造成多人傷亡。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世班禪喇嘛突然病逝,西藏人心浮動,傳言四起,再度成為藏人表達不滿情緒的導火線。

一個多月後,拉薩爆發自一九五七年以來最大規模流血衝突,中國官方稱導致十一人死亡,一百多人受傷。三月七日國務院下令對拉薩地區實施戒嚴,胡匪執行鐵腕鎮壓藏人的政策。「西藏日報」上刊出胡匪頭戴鋼盔、與戒嚴部隊官兵一起出現在拉薩市區的照片,令外界印象深刻。

當時北京的「八九民運」正在成形,由於拉薩地區處在戒嚴狀態,沒有再發生任何政治事件。北京六月四日發生血腥鎮壓後,胡匪向中共中央即時拍發堅決擁護「平暴決策」的電報。同時,胡匪還根據中共「六四」後提出的「兩手硬」的要求,對西藏規定「一手抓反分裂鬥爭,一手抓經濟建設」的手段,以穩定西藏局勢為首。

由於拉薩戒嚴有功,使得胡匪深得鄧匪小平的肯定。

從胡匪對西藏人民所實施的鐵腕鎮壓政策來看,反映在處理香港問題上,雖然「香港特區」的「基本法」規定「香港特區」最終應舉行普選以落實民主和「一國兩制」,但是在處理「中央」與「香港特區」之間「一國」關係的矛盾時,胡匪 一直順從江匪澤民的鎮壓路線堅持寸步不讓的強硬作風。

2005年,在江匪澤民的控制下,胡匪否決了港人依據「基本法」所提出雙普選的訴求,其目的正是要盡量延後香港的民主發展。




拉薩戒嚴時的胡匪

在胡匪的從政路上,有一件事情可以說明這個人是何等的陰險毒辣。這就是鎮壓西藏起義,比鎮壓北京民運差不多要早一年。

作為共青團系統的人,隨著胡耀邦下臺,胡匪從團中央位子上被發落到貴州省當書記,而後又調到西藏當第一把手。那個時期他很消沉,所以他以往在貴州、西藏的同事都說不出他幹過什麼,可以說沒有什麼政績。他雖然不幹什麼,但是他很清楚應該幹什麼。在西藏任上,由於身體不適合高原等原因,他大多數時間是呆在成都,他清楚地知道中央對西藏的要求是穩定而不是發展經濟。藏獨義士一走上街頭,並得到絕大多數藏人的認同,他敏感的意識他應該幹什麼。所以,西藏那邊報告一過來,說藏獨普遍得到藏人支持,在八角街都打出藏獨的“雪山獅子”旗了,而且武警和當地部隊都沒壓下去。他立即請求成都軍區調用野戰部隊,並一邊向中央請示報告。等批示下來,關於武裝鎮壓的一切工作他都已準備就緒,十八軍老部隊步兵第一四九師被全副武裝空運拉薩。他親臨一線,讓一個甲種師把機槍大炮架了十幾公里,對著藏獨義士就要打。當時,無論其他地方大員還是軍方都對這樣猛打感到心怵,擔心打死人太多影響民族團結,吃不了要兜著走。這時候胡匪表現出驚人果敢,說“打出了問題一切有我負責”。所有的槍炮抬高了開打,只見天紅地紅幾十埵a一片火海,響聲震天動地。

據說,六四後鄧匪小平要求中央常委中應有五十上下的“年輕人”,同時要求這個人要有在中央和地方工作經驗,並具有處理突發事件的經驗。拿這幾條標準一套,全黨也大概也就胡匪符合條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