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民有理由爭取獨立

黃鶴雲

香港人民要爭取民主,首先要爭取獨立。從特區首長、臨立會議員「選舉」看出,中共獨裁政權根本不會給予香港人民民主、自治的權利,中共只是在玩弄民主把戲。一如中共玩弄「群眾運動」一樣,使人汗顏,令人髮指。幾十年來,中共殘害、玩弄人民的卑劣行為是有目共睹的。這一點,參選者也是非常明白,他們只是逼於強權,誘於私利,而作出參選的選擇而矣。 因此,我認為所謂民主,首先是人民有權利選擇執政政黨並決定政治制度。其次才是具體的參與和監督。離開這個大前題的所謂民主,是虛偽的、毫無意義的。

民主的道路是崎嶇曲折的。從雅典城邦的民主政治,從中國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民主意識到現在,經歷了許多漫長、黑暗的世紀。從秦始皇的焚書坑儒,漢代的「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到中共的獨尊馬克思,鎮壓「六.四」的血腥教訓看出 :  民主的取得絕不可以指望由獨裁者恩賜。

香港獨立這個理想,很多人會認為,這是白日囈語,是絕不可能的事。這個所謂不可能,不是因為它不合理,而是因為它必然會遭受到中共霸權殘暴的干預。在這堙A我不是想探討可不可以的問題,而是要首先探討一下合不合理的問題。誠然,任何觀點,都不可能是絕對正確的。我不希望別人茍同我的觀點,我只是希望能夠藉此引起香港人對自己應有權益的重視。對於這 件關係到幾百萬人民根本利益的大事,每一個港人都不應等閒視之,或屈於強權,禁若寒蟬,或「桃之夭夭」。任由幾個「偉大」人物,殷商巨賈去任意處置。

那些認為香港絕不可以獨立的人,可能持有這樣的認識﹕

一、香港在歷史上是中國的領土﹐長期以來﹐都由中國封建皇朝統治。

這固然是一項歷史事實。歷史之所以是歷史﹐因為它是既往的事﹐「俱往矣﹗」。任何國家﹐都有她變化著的歷史。任何國家的版圖﹐都不可能是﹐從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將來也是永遠不變的。 即使是中國的版圖﹐也一直在變動之中。世界上沒有永恆不變 的事物。「你不可能兩次走過同一條河流」﹐因為河水是在不停地流動的。所謂「千秋萬代﹐永不變色」﹐這個獨占統治地位的願望﹐本身就違背了它所定於一尊的辯証唯物主義。

二、香港同胞與中國同胞﹐同是炎黃子孫﹐是血肉相連的關係

這也是一個事實。然而﹐同一個民族並非就一定要生活在同一國度﹐歡呼同一個「領袖」﹐擁護同一個「黨」﹐朝拜同一個皇帝。現 今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在內﹐有的是多民族共存於一國之中﹔有的是同一民族接受不同國家的管治。如果同一民族不可以存在於不同國度﹐那麼﹐不同民族就應該分受不同國家的統治。現在的所謂“一國兩制”﹐實際就是離開這絕對的同一﹐邁出羞怯怯的一步。既 然可以實行“一國兩制”﹐為甚麼不可以徹底一點﹐實行兩國兩制呢?  歷史唯物主義認為﹐一定的經濟基礎﹐必須有與之相適應的上層建築﹐才可以最大限度地解放生產力。共產黨人就是據此號召人民起義﹐“打碎資產階級的國家機器”。現在“偉大祖國”既然認可香港的資本主義﹐為甚麼不容許她建立與之相適應的上層建築。卻偏要搞出一個甚麼“一國兩制”這樣四不像的東西。如果為了愛國﹐就更不應該這樣子。把“腐朽”的資本主義﹐納入“理想”的社會主義之中﹐這是“和稀泥”﹐是“投降主義”﹐是萬萬不可以的﹐而且是無用有害的。既然共產黨一直害怕資本主義的精神污染﹐害怕堡壘從內部攻破 ﹐就應該把她“解放”﹐或者把她隔離﹐讓她獨立。 “一國兩制”有如把一顆定時炸彈放在社會主義的太廟堙C

三、我們應該愛國﹐不要從祖國的懷抱中分離出去。

愛國的情懷固然是可貴的。但我們也要分清楚﹐我們要愛的是甚麼國。正如“偉大領袖”所說的﹕「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按照馬克思的國家理論﹐國家只是階級壓迫的工具。國家﹐也是歷史的產物﹐也不是任何時候都是神聖的。共產黨人不是曾經號召和實踐了﹕「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打碎資產階級的國家機器」。幾十年前﹐那位“最最敬愛的偉大領袖”不是曾經說過﹕國家者我們的國家﹐天下者我們的天下的“豪言壯語”﹔不是也曾赤膊上陣﹐寫大字報﹐發動《紅衛兵》﹐炮打司令部﹐顛覆“人民政府”。

幾千年來﹐中國人民被忠君愛國的思想害得還不夠苦嗎﹗國家和愛國主義是有兩面性的。她可以造福民眾﹐也可以禍害人民﹔可以喚起人民抵抗侵略﹐可以煽動侵略戰爭﹔可以利用來壓制和分化百姓﹐使他們貼貼服服﹐做一群順民。總之﹐“愛國主義”﹐同樣是統治階“祖國” 級的工具。他們一會兒要百姓愛國﹐一會兒又說甚麼“造反有理”。統治者只要你們愛他﹐而他卻從不愛你們的。

分離﹐不一定是好事﹐也不一定是壞事。從進化論觀點看﹐分化、分離﹐是好事而不是壞事﹐人類就是從猿類分化出來的。“偉大的導師”不是強調“一分為二”﹐反對“合二為一”嗎?  如此看來﹐分離出去又有什麼不好 呢?  它既利於港人﹐也利於中共政府。兩個國家﹐兩種制度﹐和平共處﹐和平競賽﹐互相幫助﹐互不干涉政務。我走我的獨木橋﹐你走你的陽關道。中共政權也不用擔心和平演變﹐也不用擔心港人真的愛國﹐回“祖國”去請願、抗議﹐干涉中共政務。

四、香港獨立﹐中共政權絕不會允許﹐中共政權會使用武力鎮壓。

這是一件必然的事實。中共的本性﹐是窮兇極惡的。為了他們的專制統治﹐他們會全然不顧國家民族的利益。但是﹐不允許的事就並非是不合理的。何況這是符合歷史規律﹐符合港人願望和利益的事。

世界的前進﹐每一步都要付出代價的。一件新生的事物﹐它的出現必然會受到舊勢力瘋狂壓制的。就算是一種新觀點的提出﹐也不容易被統治者認可的。「地球中心說」的被否定﹐就是一件血淋淋的事實。在生物發展的道路上﹐如果海洋生物始終不敢 向著象徵死亡的陸地上邁進可怕的一步。那麼時至今日地球上也不會有一片綠洲﹐更何況是人類文明世紀。

我們不是要與中共政權暴力對抗﹐但我們可以用和平的手段﹐運用人民的基本權利﹐去爭取人民應有的權益。如果中共政府用武力鎮壓﹐這只是證明中共政權野蠻、殘酷﹐踐踏憲法﹐踐踏人權﹐一心一意與人民為敵。

五、這是和主權國對抗的行為﹐會使香港同胞陷入痛苦的境地。

我不禁要問一句﹕誰是香港的合法主權國呢﹖誰是人民的主子﹖政府應該是人民的公僕﹐政府的權力是人民授予的﹐而不應用武力去奪取的。香港是從滿清皇朝手中 被搶出去的﹐香港離開中國﹐完全不是百姓的意願。今天﹐香港要被綁回港人不願意回去的“祖國”的懷 抱裡﹐這也是兩國政府的主意。這兩國政府把香港百姓賣來賣去﹐好像香港百姓只是一堆貨物、奴隸。

香港數百萬人口﹐其中相當一部份當初都是忍受不了苛政而逃來香港的。英國政府今天要把他們全部遣返。英國政府對越南難民如此仁慈﹐對殖民地人民卻如此殘忍。英國人所說的人道主義那堨h了?

使香港人民陷於痛苦境地的﹐不是為港人爭民主﹐爭自由的勇士。而是見利忘義的英國政府以及為虎作倀的政客和殷商巨賈。

提出香港獨立的問題﹐也必然會遇到這樣的攻擊﹕

一、你們背叛、分裂祖國。

分裂“祖國”的罪行﹐我們沒有資格承擔。雖然﹐香港曾是中國的領土﹐正如朝鮮、越南、蒙古那樣﹐只是時間的長短﹐和時期的不同吧了。 把香港從中國領土中分離出去的﹐不是香港的居民。這是一件歷史事實﹐如一定要恢復歷史的過去﹐這世界定會出現前所沒有的混亂。領土應該是屬於居住在那裡的人民的﹐而不是那一個暴力政權。港人的前途﹐應由香港人民自己來決定。

二、這樣做會破壞香港的繁榮與安定。

破壞香港繁榮安定的﹐不是香港百姓和為港人爭取權益、對抗強權的民主勇士﹐而是作出違背港人意願與決定的政權。既然﹐港人已愛上這樣的生活方式﹐為何要作出這樣恐懼的轉變。是誰迫使幾十萬港人 在九七大限前出逃?  每一個香港人都希望過著繁榮安定的生活﹐但不要苟且偷安。如果港人不爭取自己的權益﹐中共霸權就會得寸進尺﹐把港人的權利全部侵吞。香港還沒回歸﹐中共就擺出一副霸王嘴臉﹐揮動指揮棒﹐成天罵人。可想而知﹐九七以後﹐將會怎樣。

香港人民不相信甚麼“五十年不變”的謊言﹐港人已經受夠了“偉大謊言”的欺騙。甚麼“社會主義優越性”﹐“十五年趕美超英”﹐“資本主義喪鐘已經敲響”。還有甚麼“言者無罪”﹐“大鳴大放” 等等。香港人民不要再上中共的當。說不變的人頃刻就變﹐中共統治下的社會是強人政治的社會﹐說不定另一個「偉人」上臺﹐一句“胡說八道”﹐“反對資本主義復辟”﹐就把社會改變。變化﹐是不以人們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問題是朝那一個方向轉變。

三、你們是受帝國主義的指使﹐是漢奸﹐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

可敬的先生們﹐以這些罵人的話﹐對照一下自己吧。他們天天在罵﹐誰不按本子辦事﹐誰違背《基本法》。其實﹐這被罵者﹐最恰當的﹐還是他們自己。這些大大小小的官老爺﹐大大小小的土皇帝﹐視法律為己出﹔視法律為自己的統治工具。把自己的意志﹐淩駕於憲法之上。甚麼“立法會”﹐甚麼“法律小組”﹐甚麼“人民代表大會”﹐ 不外都是統治集團、獨裁者的舉手機器﹐是他們實現個人自由意志的“馴服工具”。誰是漢奸﹐誰是“千古罪人”﹐又是誰受“社會帝國主義”的指使﹐把所謂共產主義強加於中國人民的頭上。假如不是什麼“十月革命一聲炮響”﹐如果沒有那位超級秦皇﹐如果沒有甚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華民族 定會少受幾十年的災難。香港人不想生活在專制主義統治之中。就算是香港人民爭得了獨立﹐也不一定就此永琱變。待到民主“北定中原日”﹐香港人民一定會歡欣鼓舞地與中國人民討論港中兩國未來整合甚至是統一的條件。

我不是認為香港一定要獨立。我只認為沒有人能夠剝奪香港人選擇政治制度的權利。香港的去向﹐應由香港人民全民投票來決定。也不可以藉口“已成事實”就登上“賊船”﹐參與搶奪港人的權利。立法權應該是屬於人民的﹐中共統治者沒有權力說這個不准 、 那個不准。中國人民和香港人民應該勇敢地抬起頭來﹐面對“無法無天”的“大獨裁者”﹐面對極權﹐面對槍杆子﹐大聲說﹕“不﹗”

一九九三年於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