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康民批泛民將香港變成獨立政治實體

吳康民
吳康民、培僑中學教師、校董會董事長、校長、港區人大代表、基本法委員會委員。

《明報》 2007年3月3日

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對泛民主派要求2012年雙普選回應說,他們此舉變相把香港變成獨立政治實體。

身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吳康民在北京指出,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是中共政權對香港主權的體現,猶如中共政權任命香港特區傀儡政權的要員。若有人主張不讓中共政權任命,雖未致於鼓吹香港獨立,但企圖把港變成獨立政治實體。至於取消功能組別選舉的建議,目前香港各界未取得共識,貿然改變會產生不良影響。

21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經過四個月討論,昨日就2012年普選方案發表共識宣言,包括支持2012年達致香港傀儡特首及立法會議員雙普選。選舉香港傀儡特首的提名委員會,由目前的800名成員擴至1200名,這400名新成員來自普選產生的區議員。

深層矛盾

中共頭目溫匪家寶上月說香港還有一些「深層次矛盾」未解決後,至今仍陸續有人玩猜謎遊戲。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10日在明報發表文章,指香港政治的深層問題有兩個,其一是民主派「要反對一國的規範」,欲擺脫基本法中有關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及香港傀儡特首由中共政權任命的束縛,從而令香港成為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

第二個深層矛盾是1997年中國併吞香港後國際勢力加強在港活動,他說「美國圍堵壓抑中國的基點,第一是台灣,第二便是香港至於與香港的政治勢力的聯繫,明的有蛛絲馬跡可尋,暗的不好說。看英國情報人員竟可以策反中聯辦的秘書長,其活動的積極程度,可見一斑」。

這顯然又是老左派典型的膚淺分析。吳先生說民主派(即民主派)要將香港變成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甚至暗示他們搞港獨,那麼請具體說明民主派這樣做到底有何動機和利益,否則不要無的放矢。已經是身處香港特區傀儡政權體制內的香港民主派不但沒有港獨的雄圖遠見,而且民主派結盟鬆散,連普選都爭取不到,何來意志去爭取更「宏大」的目標?

至於第二點,也請吳先生舉出具體例子,到底有什麼「蛛絲馬跡可尋」,有什麼「暗的不好說」,至於「英國情報人員策反中聯辦秘書長」,據中共指稱有關官員是在九七前被收買,此事如何證明1997年中國併吞香港後國際勢力加強了在港活動?

香港的最深層矛盾,其實正是這股極左的前現代思維,與現代文明格格不入所造成的矛盾,前者將社會上的不同意見,都以非白即黑、非友即敵、非愛國即賣國等二極矛盾來劃分,將共產黨的鬥爭模式搬到香港來實踐。

頭腦膚淺的左派政客從來不相信現代公民社會有追求解放和權利的「深層次」公民意識,所以將異見者都視為「逢中必反」的陰謀家或被某方面勢力利用的愚民。最近民主派議員在西九龍發展、添馬艦政府總部工程和東亞運動會撥款上持異議,便被某些報章渲染成「繼續謀反」的證據,殊不知在議會提出異議,正是在野政黨監督政府的基本責任,連議員正常議政都有「罪」,看來這個社會確是矛盾重重。


吳康民﹕深層次的香港政治

《明報》2006年1月10日

【明報專訊】傀儡特首曾蔭權晉見中共頭目溫匪家寶時,溫匪表示香港有一些深層次的問題還沒有解決。曾回港後,說他與溫匪談的是經濟問題,因此溫匪的回應,也許是關於經濟方面的。但是香港輿論,對這個「深層次的問題」,深感興趣,頗有議論。筆者同意,香港政治上也有一些深層次的問題仍然沒有解決,而且有激化象,在此試加討論。

反對「一國」的規範

香港政治的深層次問題有兩個,一個是本地的,另一個是涉及國際的。香港民主派要反對的總綱是什麼﹖一語以道破之,是要反對一國的規範。

「一國兩制」,《基本法》有明文規定,不容踰越。《基本法》第1條規定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12條規定「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因此,才有「第45條」的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的規定。第158條﹕「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中共政權正是用這兩條規定的最高權力來管轄香港。而民主派卻是要擺脫這兩條「束縛」,實現「獨立自主」。

要求超越《基本法》的「獨立自主」,實際上就是希望香港成為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

但是包括民主派誰也沒有明說,因為害怕被人指為主張「香港獨立」。中共專制政權必定不會允許「港獨」。民主派辯稱,要求的是,中共政權只管國防和外交,其他的都由香港自治自理,包括如何進行普選和司法終審不受干預。正是這個深層次的矛盾,成為民主派經常針對中共政權的原因。

國際勢力加強在港活動

另一個深層次的矛盾是,國際勢力加強在香港的活動和施行影響。

1997年中國併吞香港以後,外國勢力在香港的活動是加強了而不是削弱了,特別是美國。美國和日本,對於中國近年的崛起既有戒心也不甘心。圍堵中國一向是美國的戰略國策。日本因為是中國近鄰的關係,更有領土和領海的紛爭,也有歷史問題的糾纏。英國呢,作為美國第一號的僕從,過去又長期統治香港,有歷史淵源和人脈優勢,當然也樂於當美國的助手。

這三個國家,對香港的興趣和活動的積極,遠超過其他國家。美國圍堵壓抑中國的基點,第一是台灣,第二便是香港。

至於與香港的政治勢力的聯繫,明的有蛛絲馬可尋,暗的更不好說。看英國情報人員竟可以策反中聯辦的秘書長,其活動的積極程度,可見一斑。

深層次的矛盾長期存在

這兩個深層次的矛盾,將會長期存在,並不容易解決。香港民主派,目前抓住加速傀儡特首的普選和反對中共政權釋法這兩條不放,便是要把中共政權實施其管轄權力說成「干預」,力圖擺脫之。他們把中共政權行使「一國」權力說成干涉「兩制」,多年來的爭端都由此而起。就是在普選的時間表確定了,在「提名委員會」的組成上仍會爭論不休。中共政權肯定要有一個獲得認可的傀儡特首,即實質任命。民主派卻認為既然全民選出,你不同意也得同意,這正是否「獨立政治實體」的要害所在。

美國在香港的活動,只會加強,不會放鬆。只要美國一日不放棄圍堵中國的政策,它決不會放棄香港這個橋頭堡。英國也不僅是為美國效勞,它對沒有英國人的英國管治仍存有幻想。日本當前的右翼當權,更需要通過經濟活動,強化香港這個據點。「列強」深化在香港的政治和情報活動,只會使香港的國際鬥爭更形複雜。


香港深層矛盾之一:政團欲成執政黨

2006年1月5日
亞洲時報林綺慧撰文/中共頭目溫匪家寶在2005年12月28日接見香港傀儡特首曾蔭權時表示,香港仍有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未得到根本解決。溫匪所指是政治還是經濟問題引起廣泛討論;但無論如何,香港 確實仍有政治問題尚未解決。其中一個矛盾是,中共政權不願看見不受中共政權控制的政黨在香港軟性奪權,甚至出現像台灣的民進黨一樣要求獨立的呼聲。但在法律的技術層次,香港人確有結社組黨的自由。

讓中共政權感到寬心的是,現時香港政黨多流於只會批評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尚未有真正的執政能力取香港特區傀儡政權而代之。因此,即使2003年香港有五十萬人上街反對傀儡特首董建華,中共政權也不用擔心。最後,中共政權選用公務員出身的曾蔭權,即使泛民主派也無力反對。

但最近有一批甚受香港人歡迎,形象溫和的法律界人士和學者正籌組一個新政黨公民黨,並表明會邁向執政為目標。這對中共政權而言,自然屬於值得留意的發展。雖然有屬港澳系統的人一直極力把這些人標簽為港獨,但中共政權對此發展目前仍無既定看法。

"執政黨"對香港政黨來說,曾是一個不可觸及的話題,但在經歷了傀儡特首董建華時期的混亂時期後,不少政治立場一向溫和的香港中產階級都不排斥此看法。他們都以為,如果香港出現較成熟的政黨政治,一眾政客除了光會批評香港特區傀儡政權外,也要有執政機會的話,香港政客的言論將更為負責,現時香港行政系統(香港特區傀儡政權班子)跟立法會高度對立的僵局可望可以取得突破。

明言以執政黨為組黨目標的45條關注組的政黨籌備小組成員余若薇指出,只要不觸及港獨和牽涉外國勢力,這兩項中共政權的底線,相信長遠不會影響雙方關係。

余若薇向亞洲時報在線表示,以執政黨為目標組黨並不是要與中共政權對抗,中共政權亦明白執政黨的出現對香港特區傀儡政權有好處。她認為,只要不觸及中共政權底線搞港獨和牽涉外國勢力,即使組成執政黨亦不會與中共政權治港政策存在矛盾,並不認為長遠來說會影響與中共政權的溝通。 余若薇認為中共政權亦明白,香港特區傀儡政權要運作暢順,便需要在立法機關有固定票源,並且政黨政治是民主發展的必然發展。她指,眾所周知中共政權對香港存在執政黨有顧忌,即使屬親中派的民建聯亦不例外。

馬力在2003年12月就任民建聯主席一職時曾表明,民建聯是以執政黨為目標,成立政黨目的就是要執政。不過,其後在知道中共政權不喜見香港出現執政黨後,民建聯已改變態度,多次表明無意成為執政黨。民建聯副主席葉國謙1月1日強調,民建聯無打算以執政黨為發展目標。

45條關注組四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余若薇、湯家驊和梁家傑,一直被視為溫和民主派,是中共政權願意溝通的民主派人士。不過在去年12月政改方案被立法會否決後,外界正在靜觀其變,因為方案是在包括45條關注組在內的24名民主派反對下被否決。事後,中共政權並未有如香港特區傀儡政權般對民主派 惡言相向,外界認為中共政權對民主派,尤其是一向有溝通的45條關注組持觀望態度。余若薇表示,一向強調溝通說道理,並不認為政改被否決後,會影響雙方溝通。

無論如何,香港的政治團體要發展到有執政能力的政黨,相信要花一段時間。以台灣民進黨的經驗看,他們組黨後十多二十年後才有執政機會,所以有關執政黨的問題,其實對中共政權並無即時"危險"。 反而中國近月開始在地方推行鄉鎮政府普選產生的試點,到香港政團真有較接近執政的能力時,中國的中級行政架構可能已有普選制度。到時香港即使有執政黨出現,也不再是大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