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士獄中書信

2017年4月9日

義士獄中書信

致我們的衛道之士:

我必須減少撰寫關於這堛熒P受,也好也是時候思索一些更實在,具前瞻性的構思,然而我仍在學習分配時間和抽空集中精神仔細思考,因此抱歉這段日子少了寫信給你們。

這陣子聽來許多叫人憂傷的消息,柏洋,四眼和一位義士相繼入獄,我不知道圈中的朋友今天的反應如何,是替他們憂傷同哭,是痛定思痛發奮圖强,還是依然嗤笑玩樂度日?

請替我向義士們問安,以及向泰博主席慰問,不論是熱血,本前以及無黨無名的志士,凡受案件纏繞或受創的,請振作起來,即使是最壞的時刻,最黑暗的日子,倒要處變不驚,面對困境,或狂風暴雨或暴風雨的前夕,必須沉着積極應對,準備自己的心態意志,捱過這場連年不止的風雨。

面對傀儡布娃娃假選舉鬧劇而上台,確是令人憤憤不平,又因此接二連三的政治清算,確是氣憤難平,但我們似是無可奈何。然而作惡的政權也奈我們不何,牠們最多也只是以法為名來打壓,下監困身,加諸罪名,甚至是騷擾,監視,恐嚇,這些人盡都只能殺身體傷肉體,以罪名來污蔑,是實在無力的,卻困不住我們的精神,動不到我們的意志,而且牠們所作的只會再多加重牠們所犯的罪孽。

就在這無力無奈的時候,甚至被困在獄的時候,我們目前之力既然未能制約牠們,倒不如長年備戰,休養壯志,我們不斷的鞏固決心和覺悟,建立長期厚實的力量,這正正就是暴政無法控制,約束,就是牠們最懼怕的所在。

也許我們最初的純真希望是不切實際,操之過急,但歷經年月的挫敗和破碎,卻使我們孕育出長瞻遠見,可行實際的認真,堅定之鬥心。 最後,我贈上幾段經文給身處同一困境的同道好友,願聖靈親自安慰和鼓舞你們,主必察看和引領我們,哀哭之後必有歡呼!!!

(2017年4月6日於獄中寫作,原文未有標題,由編輯暫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