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甚麼都是機密

林和立 《蘋果日報》 2006年10月20日

最近解放軍舉辦了一個別開生面的比賽,叫「全軍保密知識競賽」,高潮是選舉「優秀保密格言」。結果上周宣佈,獲獎的「格言」不但創意蓬勃,且暴露了中共幹部的內心世界:他們為了保住江山,會不斷在老百姓中營造「天天要備戰」、 「時刻要保密」的繃緊氣氛;害怕一旦「警備狀態」放鬆、消息可以自由傳播後,人民便會造反。

中共雖然好幾年前已宣佈從「階級鬥爭」與「戰爭」年代,進入「和平建設時代」,最近更開口閉口談構建「和諧社會」,但幹部的腦子堙A依然充斥「專政」、「與資產階級自由化鬥爭」、「嚴防『和平演變』」等思想;而在這「准戰爭」狀態下,資訊一定要嚴密監控,不然天下大亂,共產王國不保!這種歇斯底里的心態,從得獎的「保密格言」可見一斑。

是否機密界限不清

獲得表揚的「保密座右銘」包括士兵畢斌的「幹工作,一日無功即是過;保秘密,一世無過才是功」;女戰士王玉芳的「事前百分之一的預防,勝過事後百分之九十九的補救」;王振華的「腦子堛漯F西,連帽子也不讓知道」;與王洪和林張沖的「保密的汗水愈多,洩密的淚水愈少」。中國人要保這麼多勞什子的密,活得真累,難怪最近一個網站做的調查發現,絕大部份中國人來世都不願再當華人。但這個網站竟被有關當局封了,理由大概是「洩露國家機密」!監於中國的特殊國情,很多事都適得其反。例如中央天天叫反貪,結果愈反愈貪。保密也是。在中國任何一條資訊,假如還沒有在官方媒體曝光的話,都可以稱為「國家機密」。既然機密與非機密的界限不清,不犯忌或觸地雷才怪。這道理從解放軍的「保密比賽」獲獎格言,亦可知一二。例如戰士吳潔的「問一問再看,想一想再說,看一看再扔」,與楊學忠的「不壓保密的『黃線』,不闖保密的『紅燈』,不走保密的『禁行道』」。黨、政、軍部門有這麼多「黃線」與「紅燈」要留意或躲避,就說明中共對「國家機密」的定義既過濫又模糊,幹部要保的密太多,結果愈保愈漏。

方便打壓異議分子

中共雖然聲稱在構建「和諧社會」,骨子媮椄O要維持「備戰保密」型的緊繃社會。原因無非是維護特權,及方便打壓異議分子。在一黨專政的國家,消息等於權力與金錢!大陸的股票市場搞了這麼多年都問題百出,就是內幕交易太多。貪官向「關係戶」輸送的利益之一正是內幕消息,或稱作「國家機密」。當年「上海首富」周正毅在上海股票市場呼風喚雨,就是有當地高官向他通風報信。從另一角度看,中共有關「國家機密」的定義故意含糊曖昧,是有意利用「機密地雷陣」來陷害「階級敵人」與「反黨分子」。○三年胡溫開始向上海貪污集團開刀,陳良宇因為有江澤民撐腰,頂住了中央的壓力;結果遭殃的是曾替上千名「被迫遷戶」出頭、舉報周正毅利用上層關係非法「圈地」的維權律師鄭恩寵。當時陳指使上海安全部門拘捕鄭律師,用的「罪名」正是向境外媒體「洩露國家機密」。

資訊改革原地踏步

胡溫在○三年初上臺不久,即面對沙士瘟疫,北京提出了「高透明度施政」的口號來穩住外商信心。但不到一年,中共故態復萌,依舊黑箱作業;尤其是國內外期盼已久的政治改革,包括資訊自由的改革,可說原地踏步。但中共的子民沒有權問北京他們為甚麼不能享受憲法賦予的言論與出版自由,因為理由涉及「國家機密」。識時務的老百姓還是乖乖地留在「黃線」與「禁行道」外為妙!